這是2007年的夢,哪個月夢到的我已經記不得了。

這是一個古代戰國的夢,一個無法守護人民與城町的城主的故事。

直到今天,我仍然在思考這夢境最後痛哭的意義。 


那是好久遠的記憶,一個宛若幻燈片般撥放的年幼時期的往事

在那退色泛黃的螢幕中,我看到了年幼時騎著竹馬在庭院中嬉戲初次邂逅那女孩的自己

在一旁的母親告訴我:「這女孩是你未來的伴侶唷」。

年幼無知的我當時並不了解「伴侶」的意思,而那女孩則是在一旁羞澀的看著我

於是我便開心的拉她一同嬉戲遊玩,很快的兩人就成了非常要好的朋友,也一同度過了非常快樂的童年


我醒了,好久遠的夢,燭燈帶來的光亮,讓我了解到現在是三更,也因為沒有睡意的關係,我起身開始打理城町的帳務,現在的我已經過了元服之年許久,大約20來歲吧,在處理帳務的同時我回想起舊往的事

我的父親是這一座小城町的城主,町民大約兩千多人,在我眼中,父親非常熱愛這座城町,視百姓如子,而百姓也非常敬重我父親,就在我元服後那一天風和日麗的日子,父親帶我到能夠鳥瞰整座城町的山上,小時的我,禁不起如此美麗莊重的景色,「好美麗」這句話不免脫口而出,而父親則是微笑著告誡我「必須時時鍛鍊自己,以後必須換你守護這座城町」,回望著父親那莊重堅定的臉龐,當時的我充滿感動與自信的大聲說:「沒問題!父親!」,父親則向我微微的笑了笑,並摸著我的頭說:「很好」,但是,就在那之後不久,我的父親和母親都因病去世了,甚至連我的婚禮都來不及參加,當時出殯的日子裡,整座城町的百姓都一同為我父親哀悼,而我也在那天繼位為城主,村里的人們都對我寄以厚望,而我也在心中暗自發誓,必定會盡全力守護這座城町

而現在,我已經是一位受到百姓敬愛的城主,這座城町也一如往常,過著彷彿與戰亂無緣般風和日麗的日子

就在凌晨之時,那女孩打開紙門後發現我竟然沒有好好睡覺,因此念了我幾句,我則對她笑了笑

從小就理所當然在一起的兩人,就在政事告一段落的同時,婚禮的日子也決定好了,我永遠也忘不了她當時泛著淚光的笑容

這段時間是我這輩子最幸福的時候吧,走在鄉野間的我這樣想著

經過的鄉野,皆有村民向我揮手打招呼,而我也一一揮手回應,山光明媚、四季分明,這裡真的是美麗極了,能夠守護這樣的地方,真的是我這一生都該盡力的事

回到城中,也到了一天一次的城町事件報告,就在家臣們都將城町雜務報告完的同時,最後的報告卻讓家臣們難以啟齒,我見到家臣們從來沒有面露過如此的難色,便警覺到這件報告並不單純,並催促他們趕緊細細說明

事情是這樣的,鄰近大國的城町傳來謠言,當國的城主看上了我國的公主「   」,竟然還想將她納為側室...

開什麼玩笑!?,我聽完後勃然大怒,但因此事只是謠言,便立刻冷靜了下來,家臣們也在商討後打算繼續打探事實的真相

就這樣,過了幾天,日子一如往常,沒有絲毫改變,但就在那天的到來,一切開始急轉直下

就在得知那愚蠢的謠言沒幾天後,那一天,家臣急急忙忙的將鄰近大國的信件送到我手中,就在我拆開並閱讀那信件後所得知的事情卻讓我怒不可遏,鄰近的大國竟然向我國要求在限期三天內將「   」公主交出,若敢違抗,將派重兵來迎接公主

於是我便緊急招集家臣開始討論對策,經過家臣們打探到的情報總結後,所得知的事實卻讓我無法置信且苦惱不已,「  」大國的城主是個性格暴戾且慾望深厚的禽獸,旗下擁有一萬大軍,時常侵略他國掠奪女人與錢財

聽聞到此事,更是讓我心中雪上加霜,兵力相差的如此懸殊,毫無勝算可言,而家臣們也了解到我的苦惱,便各自沉默思考對策

此次會議便無尾而散,而當我走在夕陽映照的走廊上時,我遇見了「她」,面對著「她」,我的心中更為痛苦而不知如何開口,但「她」似乎已經了解事情的原委,笑著撫摸著我的臉龐,並對我說「不用擔心,不會有事的」,就在此時我更加的痛心而不知如何是好

此刻的我正面臨發誓要一輩子守護的國家與摯愛的未婚妻這兩難,兩著皆是我無法拋棄的,因此更讓我痛心疾首

這晚,實在讓我難以入眠,我一直在思考著該如何是好,早晨也出乎意料的,在不知不覺就到來了,而我則是按照往常起身處理城町的一切例行公事

就在這天我巡視鄉野的同時,家臣從後頭急奔而來向我大喊「主公!大事不妙了!」,而我則是趕緊詢問發生了何事

家臣悲痛的告訴我「公主在鄉野被擄走了...!」,當我聽到這句話後,彷彿神經斷線般呆滯了幾秒,回過神來,我焦急的詢問家臣「怎麼會這樣!期限不是還有兩天嗎!?」,家臣神情悲痛的告訴我「擄人的騎兵隊說「  」城主已經等不下去了,要我們現在就來把公主帶走」,此時我立刻全力奔向「她」被擄走的地點而家臣則隨行在後,抵達後只見亂蹄四處,早已不見「她」的蹤跡,此時我失神的跪了下來,口中喃喃的念著「怎麼會這樣...」,家城見狀便將我攙扶回城中要我好好靜養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心急如焚的我一秒鐘都閉不了眼睛,到了三更,我毅然決然的站起身,抱著必死的決心穿上鎧甲,著裝的過程中我的內心異常的冷靜,就在我著裝完成,走出紙門的一瞬間,我最信任的家臣從側面走了過來「主公!你想要去哪裡?」,我在驚訝之虞,對於自己的打算更是難以啟齒,家臣苦笑著嘆了一口氣「從小一起長大,你以為我會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嗎?」,「我們隨時追隨你」此時她向後方舉起手,頓時光亮四射、吵雜聲四起,我完全沒發現在後方的大庭院之中聚集了全城町的百姓與城內的武士及家臣,大夥都異口同聲的向我大喊「主公!我們一輩子追隨您!」,此刻,我感動的眼淚幾乎快要奪框而出,但我還是忍了下來,為了不辜負大家的心意,我舉起手中的武士刀,大喊『即刻出征,救回我們摯愛的公主「   」』,此時眾人大聲吶喊歡呼,便開始重整隊形向敵國啟程

在夜間行進的過程中毫無任何阻擋,我們穿越了一大片森林與山地,就在天剛破曉之時,我們終於抵達敵國前方一大片黃沙滾滾的原野,敵國似乎也早就得知我方進軍的消息,早已在城門前擺好陣勢,敵軍人數之多,根本讓我方望塵莫及,而我方也開始整頓陣型,就在我軍各就各位後,我回望著全部的百姓、武士、家臣,當下回憶就像走馬燈一樣在我腦中環繞,有一部分的家臣是從小就一同長大的玩伴、一部份則是後來結識的好友、而武士們則是立志守護城町的有志之士、以及我們發誓必須以命守護的百姓,每個都是我心中重要的人,而現在大家聚集於此,打算救回眾人所摯愛的公主,實在讓我百感交集,就在此時,每個家臣、武士、百姓都笑著對我說:「不用遲疑了,主公,我們即使犧牲性命,也要救回您的愛人,而她也是我們所敬愛的公主」、「不用遲疑」、「大家都在」,種種的言語從眾家臣、武士與百姓口中說出,這些話語更加堅定了我的決心,我毅然決然的駕馬轉身,面對遠方龐大的敵軍,此時跟在我身旁一同長大的家臣笑著對我說:「不用遲疑了,為了主公,就算要我們賠上一生,我們也甘之如飴」,身旁更傳來眾人的肯定聲,而我則回望眾人笑著說:「來世再賠你們了!」並舉起武士刀吶喊:「衝鋒」,此刻我帶頭駕馬衝刺而出,敵軍也向我方展開衝鋒,我揮刀指向敵方吶喊:「殺啊~!!」,身後也傳來眾人的吶喊聲,雙方陣勢相衝,我領頭出刀斬殺前方的騎兵,刷的一刀,對方腦袋落地鮮血四濺,就在此時雙方短兵相接,伴隨著吶喊,鋼鐵與鋼鐵的撞擊聲四起,而痛苦的喊叫聲則不絕於耳,我駕馬見一個殺一個,噴灑的鮮血飛濺於馬上,此刻的我只想著早一步也好,必須儘早救出「   」,就在我斬殺了不知道第幾個敵兵時,一隻長槍往我的馬身刺了過來,頓時我與馬一同翻倒,就在我急忙站起身時,敵兵的長槍向我刺了過來,我根本來不及防禦,就在此刻,我的家臣衝了過來,用身體為我檔下了那一槍,槍身貫穿了他的身體,而我則憤怒的揮刀斬殺敵方的槍兵,我回望中槍的家臣,他則苦笑著對我說:「永別了...主公...快走吧....」,我強忍著不捨,憤怒吶喊一刀斬向敵兵,敵兵從喉頭被砍至腰身,溫熱的鮮血飛濺噴灑到我臉上,回望這個戰場,我看見了我方的百姓,即使中槍也吶喊著以身穿過長槍砍向敵兵,以往善良的百姓竟然如此捨身殺敵,頓時讓我感到戰場實在是太過殘酷了,鮮血四濺、腦袋橫飛、吶喊與哀嚎聲不絕於耳,簡直就是人間地獄,我別過了頭,繼續前進砍殺敵兵,就在殺進敵方城內的路上,有八個家臣為我檔刀而亡,每個都是我信任喜愛並從小一同長大的摯友,強忍著不捨,我刻不容緩的殺進敵方城町內,頓時煙火四起,路上的敵兵早已所剩無幾,我以最快的速度殺進敵方城堡內,城內早已烈火遍佈,我快速的翻著每個竹門,大喊著她的名子「   」.就在我翻開不知道第幾個竹門後,我終於看見了她,她驚訝的看著我,頓時露出了生氣的表情,又換成一副真拿我沒辦法微笑的表情,我馬上向前一手抱起了她,而她則抓緊我以防掉下,就在我衝出竹門時,敵兵也現身對我以刀相向,我怒吼著以單手一刀斬殺了敵兵,飛濺的鮮血弄髒了她華麗的衣賞,我單手抱著她殺出城外,緊繃著臉,走出了遍地我軍與敵軍的屍首,抱著她徒步走出了敵國、走過了原野、山林,走回了我們的城町

此刻的鄉野間是如此的生機盎然,但卻早已不見任何村民,步行在鄉野間,不時閃過百姓們笑著向我揮手的景象,而我則頭也不回的抱著她走回宅院內,就在陽光傾洩而下的走廊上,如此美麗、平和、熟悉的地方,我的手鬆開了武士刀,鏗鏘的一聲迴盪而起,而我則跪了下來,雙手緊抱著她,開始痛哭了起來,這是身為一個武士...一個男人拋下自尊與尊嚴的痛哭,這淚水是為了國家?、為了家臣?、為了百姓?、為了誓言?仰或者是為了愛人而放棄國家的自己?,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為何痛哭,此刻的我,內心情感排山倒海傾洩而來,混亂之下,我無法得知當時的想法,而她彷彿了解我的痛苦就像安慰著我一般,更加緊緊的摟著我,就在此時,陽光越來越強烈,佈滿淚水的眼前所看見的是一片空白,這一瞬間,我醒來了,只見夕陽穿過竹簾打在我眼睛上,而我發現眼前落下一小滴淚,回想了一下這夢境全部的過程,並看了看時鐘,離我不小心睡著的時間相隔大約只過了四到五個小時,這短短的時間內我彷彿過完了一個人的一生,這夢曾經真實發生過嗎?,根本無法確定,唯一能確定的是,夢境中的感觸是如此的真實,而讓我感到悲傷而感觸良多。




隔了幾年了,這夢境的過程我仍然記憶猶新而無法忘懷,今天終於著手把它小說話並紀錄了下來,事實上過程中有很多心境是難以言語的,而過於著墨反而會贅詞過多,所以就以記事的形態簡單描寫了出來,過程中的想法各位可以試著將自己投入其中並揣摩看看會有什麼樣的想法,這應該會相當有趣,也稍微能體會我在夢中的想法。

而夢到這個夢的當天剛好是我要上課的日子,真的是累斃了(=w=),不過也剛好我一直在上課中回想這夢境的內容(糟糕的傢伙),所以才能如此記憶猶新吧,我的感觸一直都很深,直到今天,我仍然在思考這夢境最後痛哭的想法與意義,而我也很好奇之後的故事,不過很可惜我之後就沒有在夢過類似的夢了,而有一點值得一提的是,我在夢中都能夠很明確的叫出所有人的名子,但是一醒來後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包括夢中未婚妻(公主)的名子,所以皆以空格與「她」帶過,讓我不免覺得這夢境真是玄啊。

侍雲滄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