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2007年4月時的夢
因為相當令我震驚,使的我一夢醒就馬上回想內容,並且省思
而後更將其小說化保存了起來
如果有興趣的人可以閱讀看看(笑)

以下文章內容有血腥、殺人、截肢描述,心智未成熟者『禁止觀賞』( ̄w ̄)b


掀了掀眼皮,感受到光的存在,我起身環顧四週,觸目所及皆是高級的家具與作工細緻的擺飾,彷彿身處一間高級飯店的套房中

對於自己為何在此,我卻絲毫沒有疑惑,將身上的凌亂衣服整理一番後

握住房門的把手,毫無遲疑的將之轉開

刺眼的光芒向我的雙目投射而來,光芒使的我難以目視週遭就這樣過了幾秒

當我習慣後開始張望四周,發現我置身於一道長廊中,視野所及盡是房門與壁畫,沒有盡頭似的連綿不絕

依著光亮的強度,我判斷現在約莫是正午吧,然而我卻連這是不是陽光都無法斷定,因為光線只是存在,我找不到來源

無論如何,還是邁開腳步往前走,然而......格格不入的感覺卻盈滿心頭,充斥不去

理應帶來溫暖的光,就像裝飾般毫無溫度,當我走在這強光環繞的長廊中陰涼寒冷的感覺卻圍繞著我

無畏這樣的詭異感,我持續向長廊的盡頭走去,時間感喪失讓我不知行走了多久

終於,到達了一個類似客廳的地方

也許這是會客室吧?畢竟是置於房間外

正當我這樣想著

走往會客室中央的我,眼角餘光瞄到角落有一個東西!?

上前查看,赫然發現一隻截斷的手臂與噴灑在牆上宛若彩繪般,令人感到刺目的血跡

令我自己感到訝異的是,我絲毫沒有驚訝、害怕的感覺,只帶點疑惑不禁喃喃自語:這裡怎麼會有這種玩意?

僅僅注目幾秒,我失去了興趣,取而代之的是更大的好奇心

不免讓我想著,繼續走下去,會不會看到更特別的東西?

我轉身繼續往會客室左邊的長廊走下去

不料我竟走到了盡頭

映入眼簾的是一扇看似倉庫般,帶著陰暗色調的鐵門

我轉下拉把並推開了這扇門

各式各樣的箱子,到處散亂擺放著,就這樣毫不客氣的佔據我的視覺

往裡面走去,我發現前方的箱子有一層紅色液體,彷若打翻似的,潑灑在箱子上頭

我上前一探究竟,所看到的竟是......

一隻斷手及一條斷腿,不知為何,我心中想著,這和之前所看到的斷臂,應該出自同一人之身

為何這麼冷靜?

我不知道......

心境彷彿被凍結一般,我絲毫沒有任何緊張甚至恐懼的感覺

我無視這物體,起身走出了這陰暗的倉庫

因為身處的是長廊的盡頭,我開始往回走

經過幾個房門後

莫名的,我在一個房門前止步,這扇門外觀和其他房門無異,平淡無奇,卻強烈的吸引著我

像是在對我招手似的,我受到了它的誘惑

這時心中彷彿被植入意識,浮現了兩段話
"進來吧,走進這扇門 "
"只要你進入這扇門,一切答案就會揭曉"

我握住門把,將之轉開,輕而易舉,毫不費力的讓我訝異

門沒鎖

我緩緩走入這個房裡,首先看到的應該是客廳吧?根據擺設,我這樣認為

但是......令人訝異的是......

客廳一角,舉目所及,處處是塊狀的手臂、腳、手掌、人體與斷頭

因為毫無阻隔的關係,人體內的器官滿溢而出、塊狀的斷肢四處散佈

這情景,就像遭到屠殺般,人數究竟有多少,難以計算

這時地上的球狀紅肉塊輕微滾動

仔細一看才知道是一顆"頭"

那斷頭似乎是雙眼的位置,就像在凝視我一般,瞪視著我所站的出口

我仔細凝視,想看出原來的相貌,但因為臉部的地方早被傷成一片爛肉,加上凝固的血液,面目全非

根本無法辨識

我放棄觀察那顆頭,抬頭看向那滿是屍塊的位置

這腥血暗紅的一處,和潔白的牆壁,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宛若一幅畫般,卻相當讓人感到噁心厭惡

四處掃視客廳擺設,我看到了一個灰暗的走廊

那走廊吸引了我

我受著莫名驅使,往那灰暗的走廊前去

走了一段距離,我發現一道敞開的門,在眼前的路上

往裡面一看,原來是浴室

然而......佔據視覺感官的竟是......

滿地的血水,與一推散落的人體,各個部位,份量如此龐大,我不禁估算,這應該有三四個成人的量吧 ?

這時,在傾倒的屍堆中,我看見一雙站立的腿

心中震驚卻忍不住往上瞧去

猛然驚見一個全身濺滿鮮血,手持刀械,並且露出陶醉般笑容的男人

我往那個滿是喜悅的側臉仔細凝視

那臉龐為何如此熟悉?如此熟識?

那男人不正是『我』嗎!?

這時種種的感覺宛若排山倒海而來
為什麼『我』會在那裡?
難道這些人都是『我』殺的?
為什麼我殺了人會露出如此喜悅的笑容?
不會吧!?既然『我』在那裡,這邊的我又是誰!?

正當我陷入迷惑時,『我』似乎發現了我,將歪斜並且滿是喜悅笑容的臉龐,緩緩的轉向我位置

當四目相對的那一剎那,『我』的眼神和表情都變了

那充滿殺意與憤怒,宛若惡鬼一般的表情

讓我即刻了解到,什麼叫做被"殺氣"壓制住

我雙腳整個僵住,動也不能動,寸步難移

更讓我明瞭,何謂用"眼神"就能殺死對方

當我看著那充滿殺意『我』的雙眼時

那種感覺,就像是被"捅了一刀"一樣,充滿痛苦,讓我喘不過氣來

我拼命的命令身體

......快動啊!......快動啊!......這樣在心中吶喊著

使盡全力拖著僵硬的身體,像機器人一般,緩緩的走離浴室

而當我走離浴室幾步,身體狀況才慢慢回復

這時,我全力往出口的方向衝去

衝出了走廊,眼前的景色卻讓我更為訝異

走廊的出口理應是客廳的地方

現在卻是一個色調灰暗,大小和客廳差不多的空間

毫無任何擺設與裝飾,連門都沒有!?

只有一台電腦擺在牆壁的正中央

這種情況,使我放棄了逃跑

取而代之的是求救的念頭

我馬上衝過去開機

就在此時,廁所的方向傳來了一陣『我』的"狂笑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聲音環繞著整個空間,恐怖無比,讓人為之一震

這情況讓我更緊張了,馬上連上網路,想找朋友求救

但我該說什麼?連現在身在何處,地點位置都不知道,使得我非常焦慮

這時我聽到浴室那方向,有步行的聲音

我整個人僵掉,完全不敢回頭

我聽到了......撒~撒~撒~的聲音......

錯不了!!這絕不是單純步行所會發出的聲音

而是拖行著物體,物體在地上摩擦所發出的聲音

當『我』慢慢拖著『物體』接近我時

當時的感覺又回來了

彷彿被殺氣壓制住

我整個人難以呼吸

拖著僵硬的雙手,我在朋友即時通對話中鍵入了三個字

『救救我』

接下來,我放棄了求救

就像待宰的羔羊般

我在心中一直祈禱:快走開......別殺我......快走開......別殺我.......就這樣重複了無數次

當『我』拖著『物體』走到最接近我的距離,也就是正後方時

我整個人彷彿絕望了一般,毫無生存之意

但是......奇妙的是......

『我』就這樣拖著『物體』往其他方向走了過去

就這樣,腳步聲消失了

而我卻連回頭確認的勇氣都沒有

充滿內心的安全感與極度緊張後放鬆的身體

使的我毫無力氣支撐上半身,往鍵盤上倒了下來

就在我倒下來的那一剎那......

我醒了

好亮啊......心中不免這樣想著

被竹簾擋住的陽光,就這樣照了進來

我發現,外頭是如此的炎熱

我的身體卻是一陣陣的惡寒

身上蓋著四件棉被的我卻一滴汗也沒流

真是特殊的夢啊,我活到現在,第一次夢到第二個『我』

真是奇妙呀......

我這樣想著......


感覺如何呢?(笑)

曾經有人說過"夢是內心的深層觀感"

不管是真是假,對我來說,這夢讓我體驗到了另一種層面的恐懼

具體來說,是對『自我內心的怪物』的恐懼吧

這夢推翻了我一直以來在心中『我絕對能控制自我』的想法

讓我理解到今後必須更謹慎的對自我約束(茶)

而這夢到是有幾點值得玩味

在夢到這個夢的前兩天,我剛看完"暮蟬鳴泣時『流綿篇』第一集"
(當然,在這之前"鬼曝篇"一二集已經看完了)

多少有影響到吧

在夢中『我』瞪視我的表情,幾乎和暮蟬蟬鳴泣時人物壞掉的表情一樣

那種表情,確實讓人感到為之顫慄(抖抖抖)

可以說,是暮蟬鳴泣時寫實化後套用在我臉上的表情(笑)

就算我想,現在根本沒辦法在境子前面擺出那種表情(爆)

然後呢,各位不訪試著解析我夢中的反應
(儘管在這夢中我是屬於半被操控的狀態)

但是若以夢是表達心理深層想法來講

這夢確實突顯出很多我內心的缺陷和醜惡的一面(茶)

這點就留給各位自行揣摩囉~

最後~~這夢並不是我的全部,看看就好(笑)

侍雲滄海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異端的蒼崎
  • 也許你在青年時曾經死過一次吧
    等到你回神之時另一個靈魂已經被灌入了
    哪一個才是真正的自己呢??
    每個面都是自己 接受他吧
  • 也許是吧?他一方面愛著眾人,一方面又無法抑制殺光眾人的衝動,或許是自覺這樣太過難受也太過矛盾,他選擇放棄思考,進入沉睡,我能再見到他嗎?
    『或許在那個下雪的夜裡,我能再與他相遇』

    侍雲滄海 於 2007/10/05 12:20 回覆